简述:95离异骚货,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,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,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,小狼被吓到,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,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
"?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0ROjRUODL">

吸能伪娘传07下


第七章真相与坦白下
林淋才注意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鲍勃知道的六人资格者里面,居然有两个人与他有关系,他本人还是其中之一,这是什么几率啊!
就算梅英是巧合,但是妹妹呢,妹妹又是因为什么被鲍勃发现的呢!
「喂,鲍勃,你找资格者,真的没有什么方法吗?比如特征什么的?」
「唔~因为现在人数还很少,判断,非要说的话,身材上都有一个与体型不符的巨大臀部吧。你看!就像一个人发达的地方往往就会比其他地方大,资格者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情况吧!」
「那照你这么说臀部大的不都有可能是资格者咯?那你这样找的到才怪,难怪非要流通药水出去……那么流通的效果如何?难道我妹妹也是这样被找到的吗?」林立知道自己这样做很不地道,但是,趁现在说的顺,真的很想问这个问题,因为是自己的妹妹,所以才要问。鲍勃并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,他转头看向了林淋,林立也看着妹妹。
林淋此时脸色发白,神情却是坚定,与林立对望良久,吸了一口气,然后对鲍勃说
「鲍勃,让我来说吧,我知道只要哥哥进来,迟早会知道真相的,毕竟已经在没法回头的地方了,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的早……」
林淋转向林立,表情坚定,但是脸色发白,眼中雾蒙蒙的,让林立都感到其中的悲伤,林立觉得看到了和梅英发现自己在门外时一样的眼神。
林淋深吸了一口气,镇静了一下情绪,强压下涌出的感情,表情变的无喜无悲,口气冷漠的开始讲述自己的事。
「我在我们学校周边认识我的人里,有个外号,叫做屁贼淋,名气比哥哥认识的z大变态女,只强不弱……」
妹妹开口的第一句就把林立给吓住了,虽然不理解这外号的意思,但是能肯定觉得不会是什么褒义词,妹妹被取这种侮辱人的外号让林立十分愤怒,但是妹妹说自己外号比肩z大变态女,这个梅英被无数次虐待才得到的不光彩变态外号,林立真的不知道,妹妹到底做了什么,真的,非常想知道……
妹妹继续开始了默然的讲述,仿佛讲述的不是自己的事,但是故事的内容之变态凄惨,只会让人觉得在当事人的平淡语气下面,积累着多少愤怒,发狂的情感。虽然很多地方被一语带过,但是能够大概察觉,其中有很多痛苦,被隐藏。
从妹妹的讲述里,林立慢慢得知了她的真相。
原来,妹妹刚进学校的时候,就被分在了一个不太好的寝室,因为同室里面的有几个女生就是别人所说的太妹混子,林淋对这种头发染的黄黄绿绿,抹着浓妆,穿着暴露流里流气的人不抱好感,可是没有排斥的很明显,因为只要没有影响自己的生活就好。
开始的时候还很平静,林淋和寝室唯一一个比较文静,叫做周丽的女生处的很好,学校里也很和谐,寝室虽然有点吵闹,但是还在可忍受范围内,直到有一天,一位高年级校友向林淋告白了,在大庭广众之下。
林淋刚进学校的时候,身材有点微微的胖,皮肤白皙,头发黑亮,眼睛大大的透露出清纯,穿着比较朴素的衣服,一看就是个良家闺秀。
但是林淋有个其他人比不上的地方,就是臀部,巨大的美妙翘臀就是再朴素的衣物也无法遮掩其光彩,所以就是这个原因,她被恶魔盯上了。
林淋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,变的不知所措起来,本来就是个比较宅的宅女,根本没有遇见过这种事,交际能力也不行,不会圆滑的处理,于是慌张之下当场就拒绝了。
那男子看着周围人的神情,脸色一下红了,神情也沉了下去,没有说什么,转身走了。从此,林淋的地狱开始了。
林淋顶着众人各种视线上完了课,回到寝室之后,发现自己如影随形的好友并没有回来,甚至几位室友也一个都没在,打了个电话发现电话也打不通,心中不安一下加剧了,想说报警,但是转念又怕多此一举,她已经不想受注意了,于是忍耐着不安,直到第二天。
第二天中午,室友们才回来,还有林淋那个文静的好友,周丽才回来。林淋才放下心,过去与其打招唿,好友的表情很不自然,笑的很假,但林淋因为安心感,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。
晚上和周丽出去吃饭,周丽主动买来了饮料。
然后吃了晚饭回到寝室,林淋突然就开始了眩晕,挣扎着想唿救,却被室友按住了嘴巴,晕倒之前看着的,是好友冷漠的眼神。
林淋醒来,发现自己双手被绑在床头的栏杆上,全身没有一件衣服,嘴巴被胶布封住,背部向天卧在床上,身上一切的一切都暴露在空气中,林淋转了一下唯一能动的头,看见周围室友或冷漠或奸笑的表情,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压着,一耸一耸的,带动脸都在床上摩擦,屁股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林淋转头一看,就看到了从来不敢想象的地狱恶魔,正气喘兮兮的在自己后面激烈的动作着,像是在撕裂着猎物的怪兽一般的狰狞表情,林淋发誓真的永生难忘。
她想尖叫,发现自己嘴被封住了,根本叫不出来,只能「呜呜呜」的发出悲鸣,后面的恶魔听到了林淋的呜呜声,笑了。
「唔!哈~终于醒了,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这贱货!唔~!好爽啊」
恶魔经过半天的努力,终于射出了自己的精华,喘了一口气,慢慢的提上了裤子,下了床,到了林淋正面,林淋才看清楚,这哪里是什么恶魔,分明是昨天对自己告白的男人。
男人看了一看林淋,不屑的笑了一下,什么都没有说,仿佛林淋已经是没有价值的东西了。他对着林淋周围的几位室友说到「那十万我已经打到你们的账户了,干的不错,速度很快,不愧是有名气的女子三人组,在高中就搞过几单生意。我最近没有时间,所以你们想在大学揽生意的话,你们就帮我好好调教一下这贱货的屁股,那是极品东西,但是还太小,我们俱乐部很多黑人和高级玩家,这种不行。但处女不要动,我会每个月给你们一笔钱,完成调教之后也会给你们一笔酬劳,你们现在加入我们社团,以后就我罩着你们了。」
原来这几个太妹早就在高中就组织卖淫。
几位太妹连声道谢,说一定会好好干,只有林淋那文静的好友,还在冷漠的盯着林淋。
男人也没有多说什么,转身走出了女生寝室。
几个太妹并没有因为男人走了就放过林淋,都拿出了手机,从各个角度拍了无数张照片,然后拿水,把林淋夹杂着血液精液的屁眼洗干净,林淋只能在绝望的呜呜中看着,等做完收尾工作,几人才对她说到「我们的事你也都看到了,其实这也不怪我们,谁叫你不长眼,惹了不该惹的人,那人在学校就是一霸,而且是本市一位大老板的儿子!不帮他我们姐几个也自身难保啊!所以没办法了,只有牺牲你,本来也是你惹的祸连累了我们,这你都听明白了吧?听明白我们以后还要好好相处的,你点一下头,我们就把你松开,但是你知道,求救是没有用的,我们不仅手里有你的照片,那权利遍布学院的男人也不会让你有任何机会的,甚至学校领导也不想得罪他去曝光丑事,如果你不想真正的身败名裂,最好配合我们,别做不该做的事,你懂了?懂了就点下头,我们就放你自由」
听着再明显不过的威胁,林淋脑袋已经停下了思考,只有一个问题回响在脑海里
「到底是怎么了!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!」声音不停回响,但是,得不到答案。
林淋知道自己无可奈何,她弱小的身体,毫无背景的家世,家里也只有一个甚至比她还弱的哥哥,她就算想报警,来个鱼死网破,那又能怎么样,说不定还会连累家人。对方的力量太强大,她毫无准备的就被打了个万劫不复。她没有任何自保的力量……,只能被动挨打「如果我有力量的话……」这是林淋第一次祈求力量,因为现在的她已经快要绝望了,只是麻木的点了下头。
太妹们看见她点了下头,也松了口气。但如果她要鱼死网破的话,只要这样去报警,就能查出她肠内的精液是那男人的,然后追查起她们来至少是个帮凶。
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林淋已经精神不正常的情况下。
太妹松开了她的绳子,揭开了她嘴上的透明胶。
林淋只是麻木的坐着,不知道心中什么感受,无数迷惑和冲动混合在一起,让她无法动弹。
回想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,然后想起自己突然的晕倒,林淋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。
看着还站着的周丽,林淋感情涌上,愤怒,悲伤,不理解,各种感情纠缠在一起,林淋只问出了一句话「为什么,为什么要那么做?……」
谁知,周丽听到这句话,像烈火加入了汽油,瞬间就点爆了
「你还问我为什么……!我还想问为什么呢!都是因为你,是你自己惹了那种男人,连累我都被拍了照片!就在昨天晚上!现在我身不由己!都是你害的!可笑我还等你报警帮我!你却只想着自己!你这个贱货,从开始我就不该和你说话!」
那本来文静的女生已经暴怒了,声嘶力竭的,脖子上暴起了青筋,表情狰狞,越说越愤怒。
自己莫名其妙遭了灾,受到连累,而惹事的人还质问自己,爆发的女生失去了理智,大手抡圆,扇了林淋一耳光。
林淋当时就被打懵了,旁边的太妹慌忙劝导「别吵了,要打别打脸啊~明天还要上课呢!」「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!」「提前适应对她俩有好处,毕竟这个以后是要更残酷的!」太妹们的叽叽喳喳林淋已经听不见了。
女生像疯了一般,一边打一边声嘶力竭的骂着。
狂扇着林淋的胸部,林淋用手遮挡,女生就狂捏林淋的腰肉和手臂,抓林淋的头发,就像女生打架,只不过是单方面的殴打,女生像是要把遭受的委屈全部传给林淋。
林淋被打的昏昏沉沉,但是不断有水滴滴落在身上,让她保持一丝清明,林淋反应了过来,那是周丽的泪水,能够感觉到,周丽也非常痛苦,心中和自己一样有不甘,有愤怒,有悲伤有绝望,因为任谁平白无故遭遇这种事都会发狂乃至发疯,变得不像平常的自己也是很正常的事,林淋如此思考,仿佛理解了,那同样的心情,自己无从发泄,就让周丽发泄吧。
周丽本来就属于文静的女生,体力不是太好,几分钟后就气喘兮兮了。
林淋在周丽无力的挥手打完最后一巴掌之后,看着周丽绝望的眼神,把她拥入了怀中在她耳边轻轻道歉「对不起……都是我的错」
周丽看着被打的惨兮兮的林淋居然还在安慰自己,绝望的眼神多出一分神采,基本没有打过架的身体正在颤抖,一下就软倒在林淋怀中了,然后痛哭了起来,林淋也抱着一起哭了。
太妹们并没有阻止,因为两个同病相怜的人产生友情让调教更容易进行下去,可以缓解压力,还能够用来互相牵制。
之后的日子,被林淋简单的描述了一下,但是就是因为过于简单,才会显得那么残酷。理所当然的,太妹们不会
容许她们反抗,一遍一遍用拳头和威胁,教育着不习惯的她们。
太妹们打听到,她们新跟的老大那个圈子,都是喜欢玩弄女人后面的变态,于是准备调教两个,一个是老大的要求,一个用来做其他人的生意,因为那个圈子都是有钱有势的富二代,钱来的容易。
林淋开始了被调教,而周丽,直接被卖了。
林淋的噩梦开始了,每天早上一醒来,第一件事就是被太妹们带到厕所灌肠,然后在屁眼上涂抹润滑油和春药,春药是那种最顶级的,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伤害,但是会最自然的勾起欲望,随时随地都处于兴奋状态。
林淋开始了肛塞不离身的日子,肛塞的直径每天加大0。2厘米。
在平常,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私人的时间,上课时,两个太妹携着林淋坐在最后面,一左一右,一只手在林淋全身游走,最大限度的挑起林淋的情欲,剩下的手在私密处奋斗,直到林淋捂住嘴高潮。
厕所时,就是林淋会被太妹戴着假阳具勐干,直至高潮。
午休时,林淋会被带到偏僻的社团楼,一间没人的偏僻房间,才开始了真正的扩张,被脱光衣服后,蹲在两张桌子之上,太妹就会在下面玩弄林淋的菊花,而隔壁,就能听到周丽叫春的声音传过来助兴。各种器具,药品,各种大小种类的阳具,肛塞,扩肛器,润滑油,轮番上阵,连嘴也没有让林淋空着,舔着太妹的黑木耳,稍有不从就会拳打脚踢加饿饭。
直到放学,三个太妹才气喘兮兮的休息。晚上回宿舍,林淋和周丽才有休息的时间,因为太妹们的晚上才是生活的时间,所以林淋和周丽得以休养生息,互相安慰着。
期间只有周丽不断的述说痛苦与迷茫,想鼓动林淋一起报警,而林淋,不敢说出自己在害怕里隐藏的快乐,只是一个劲的劝慰周丽,用哥哥林立曾经在自己做噩梦的时候用来安慰自己的话,原封不动。在林淋的劝慰下,周丽才会逐渐平复。
「林淋,我好软弱啊……我来这里读书人生地不熟,只有你是我朋友,你别抛弃我啊……」周丽一直重复着脆弱的祈求,但林淋无法出决断的话语。
基本上一天到晚,林淋都在不间断的小高潮之中度过,太妹的手在上课期间几乎没有离开过林淋肛门,导致林淋一看见太妹的手,自然的就湿了。
而周丽,成为了学院鸡,每天下午一直一直,接着客人,当做锻炼,等待着送入俱乐部的一天。
林淋发觉自己在逐渐改变,身体上的快感渐渐成了超过了被威胁的原因,成为了的堕落主因,变得开始期待一天调教的到来。
每天早上自己自觉的就把肠灌了,涂上春药,带上5公分的肛塞,期待着被玩弄的一次次,生活感觉无比充实,仿佛阴差阳错的找到了活着的感觉,以力量不足为借口,本该如此的想法不断冲刷着林淋的反抗心理。每天晚上,两个同病相怜的人都会相互安慰,甚至发展到了一些身体接触。
半个月后的晚上,寝室在熄灯前都只有林淋和周丽二人在寝室,她们在床上相互慰籍,周丽抚着林淋柔软如布丁的乳房,稚乳在手中变化如波浪。吮吸着翘挺的乳头,像婴儿寻到依靠般迷恋,不愿离开,而林淋,闻着周丽身上仿佛散不开的精液味道,下面全部湿了,怜惜的看着吮吸着自己乳头的周丽,双手拼命揉捏着周丽的越发肥大的翘臀,上面很多的淤青,像是经常被殴打,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已经变的松软浮肿的肛门,小指时不时牵动一下周丽新被穿上的阴蒂环。周丽的一只手也放开了林淋的乳房,绕到背后向下伸去,摸上林淋的巨臀,滑入了屁沟,摸到了经过精心调教,越发肥大的括约肌,缓缓的抚摸着,就是没有超出那界限。
「琳琳,这么肥美的屁股,就算是女人的我也心动了,怪不得他们舍不得伤害你呢……可是我,可能快不行了……」
「你别胡说……」
「这么痛苦的事,我真不知道你怎么还能那么的从容,我看你好像很快乐的样子?
……但我无法适应啊……我每次都感觉自己快要死了,真的好痛啊,那些男的撞的我快要散架了……我好讨厌自己,我没有办法反抗,他们还说要送我到什么俱乐部,里面全是外国人……怎么办啊……我家里人还以为我在读书呢……都等着我回去。!
……林淋,如果我回不去的话,你……「
林淋听到周丽的心,顿时涌起了强烈的伤感和自责,因为自己快要沉溺快乐之中的时候,丝毫没想到周丽已经被逼到了边缘,那么的绝望。
就算周丽只是一时是多愁善感,林淋也觉得自己的不作为是一种恶毒,林淋觉得自己无所谓,必须把周丽解救出去。
「你别瞎说,你需要的是休息,我听说过几天她们会请假参加什么聚会,到时就可以休息一下了」
林淋想了个主意,不是报警,报警会破坏很多东西,包括自己现在的生活,林淋想单独拯救周丽。
再过几天那几个太妹好像要参加那男人举行的party,等离开学校的时候自己如果去跟踪,说不定可以找到什么见不得光的地方,用来威胁他们放过周丽。
「恩……我真的好累啊……每天每天都……」
周丽在林淋怀中,缓缓的进入了睡眠,仿佛逃避着这绝望的生活。
林淋看着脆弱的像孩童一样的周丽,非常的同情她,一个外地的女生无依无靠,就这么被卷入了无端的噩梦,而自己的情况虽然差不多也是如此,但是身体那说不出的快乐却让自己无法决然反抗,与一直痛苦的周丽不一样。
自己到底怎么了,该如何选择,林淋想着这暂时找不出答案的问题,也沉沉入睡了。
  • 吸能伪娘传07上
  • 第七章真相与坦白上林立战战兢兢的听着门外传来的破坏声,心里想着「来的真的不是拆迁办的人吗?!」门外传来的木头碎裂的声音已经持续了好一会了,可以想象流氓的那些木头挡板做的迷宫遭到了什么样的暴力通关。林立知道躲避也没有用,还会加重自己的嫌疑,他已经把张默等人拍的视频留下了当证据,反正梅英头上套了长裙……
  • 139 02月04日
  • 吸能伪娘传07下
  • 第七章真相与坦白下林淋才注意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鲍勃知道的六人资格者里面,居然有两个人与他有关系,他本人还是其中之一,这是什么几率啊!就算梅英是巧合,但是妹妹呢,妹妹又是因为什么被鲍勃发现的呢!「喂,鲍勃,你找资格者,真的没有什么方法吗?比如特征什么的?」「唔~因为现在人数还很少,判断,非要说的话,身
  • 124 02月04日
  • 吸能伪娘传06上
  • 第六章变强的理由上林立一觉沉沉醒来,像婴儿一般伸展着四肢,骨骼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,他感觉状态好到极点,仿佛新生。他瞬间下床站好,脑中没有一丝刚醒的昏沉,非常的清明,感觉从来就没有这么清晰的时刻,整个人已经不能用神清气爽来形容了简直就是精神百倍。这晚的美容觉太过神奇了,以往林立睡起来都是找不到北,今天
  • 120 02月04日
  • 吸能伪娘传08下
  • 第八章拍卖会7下首先被抽到的是太妹三人组里的小妹,与普通的男生。太妹和男生都很紧张,慎重的挑选着道具,男生挑选的很细心,也很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,可能是由于觉得只是一个女生,很容易就制服了,不想多费劲,于是就选择了润滑油和手铐。他脱下自己的黑色制服长裤,里面穿的是很普通的灰黑色四角裤,但是不普通的是
  • 123 02月04日
  • 吸能伪娘传02
  • 第二章原来不如此林立行尸走肉般的回到家之后,一下跳到床上把头盖了起来。他没有马上睡去,他睡不着,也不想睡,脑中回忆着与女神的点点滴滴,幸福中带着痛苦。女神与他再相遇也全是缘分释然,在同一学校的走廊相遇了,居然是同年级的级友,然后两人因为前面的事,林立被嘲笑的很惨。两人迅速就成了朋友。生活中的她性格开
  • 135 02月04日
  • 吸能伪娘传(08上)
  •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。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!************第八章拍卖会7上几天后,如期而至的假期终于到来。挨到中午,太妹们才慵懒的起床,开始梳妆打扮准备出发的样
  • 113 02月03日
  • 吸能伪娘传(04)
  •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。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!************第四章改变的意义第二天一起来,林立觉得心里空唠唠的,昨天的健身房之行的热情几乎消失了,因为昨晚睡梦中全是一双大
  • 116 02月03日
  • 吸能伪娘传(06下)
  •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。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!************第六章变强的理由下他最喜欢在大课的时候坐在后面玩,看着梅英痛苦而又不敢声张的表情射精。「你还玩过嫩逼的时
  • 123 02月03日
  • 吸能伪娘传(03)
  •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。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!************第三章想变强林立知道自己的最明显的问题,他太像个女人了。但就算想变强根本无从下手,但是他身边却有一个成功的例
  • 112 02月03日
  • 顶部